任後昌

任後昌(?年-1913年9月27日),字克卿,四川省鄰水縣人,清國子監太學生,順慶師範傳習所畢業生,川東法政學校修業。民國二年(1913年)癸丑討袁世凱之役時,任城口縣知事,為他黨所陷遇害。其次子任時貞,即任純儒,又名任逖猷。

傳略

烈士任後昌事略 [1]

任後昌,字克卿,隣水縣人。癸丑討袁之役,以奉委城口知事為他黨所陷以死,有某所記事略
君諱後昌,字克卿,四川隣水縣人。清之末年,肄業重慶法政學校。路事起,回隣與甘紫垣等協謀革命。民國元年,復至渝,任蜀軍政府二等書記,兼入警官養成所。畢業後,由民政分司檄委城口縣警務長,事屬創辦,籌欵部置,頗費苦心,於保安正俗等事稍認真,即致斂怨,加以知事不予維持,動皆掣肘,故在任一年,不特定額薪俸無着,而以私人名義,在外挪借之欵以作辦公之用者,蒂欠猶有四百餘釧之多。又與縣會議長朱恭培等以黨見齟齬,君益孤危不安。癸丑,迭稟省公署及東川道尹,堅請辭職。至六月,省委李樹滋接辦,交替去訖,惟以薪俸借欵羈留警署,與樹滋又不相能,則欲得而甘心者眾矣。洎八月,重慶討袁軍起,楊民政長以城口知事羅本持附和袁逆,治理無狀,改委任君代理。該縣窵遠,與陝毗連,又非電路所經,故檄狀到,已在楊去後八九日矣。時渝軍解體,惟該前知事偵得其實,而秦師前鋒適奉偽命入川,羅本持乃陽作交代,陰示羈糜,一面與李樹滋、朱恭培等謀殺任君。九月二十一日,輿論大嘩,謂任調渝兵來城,勢洶洶不可已。其實任君亦愕然何因見委,亦未悟獨立之已取銷也。顧自懲於反對者之多,復謹毖未宣言接篆,至羅本持等之詭秘,必成於殺,更非所料。本持前詐與委蛇,初勸其移入公署,繼謂其非乘夜𩗺去不可幸生,任君已不克自主。二十五夜,乃潛往鄉村,次晨即向陝境以逃,徒跣山程,異常委頓。及二十七日,至鹿耳壩,而李樹滋、朱恭培已遣偵卒馳至,勒令返城。比至距城二十里之油房溝,李樹滋又假傳秦軍薛司令之命,坐以私通叛軍,蹂躪城口將其戕害。此事原委,詳于永川康紹基致其家屬函中。康固曾任城口分知事,解任後在城與任君頗交厚,目擊其間,故能言之明盡,且甚沉慟也。任君家自其父中落,竟無立錐。其母因哭子慟,致喪明。其妻李為長壽李鼎禧之姊。子二皆幼讀。本年大竹蕭德明在竹糾舉義軍,稱四川東路總司令,任君之弟後福往愬之,而羅本持、李樹滋、朱恭培已聞風遠遁矣。

— 民國十二年重慶新記啟渝公司鉛印本《蜀中先烈備徵錄》
任後昌傳 [2]

後昌,啟甲公長子,清國子監太學生,順慶師範傳習所畢業生,川東法政學校修業。曾任國民學校教員,校長;重慶廣益報記者;城口縣警長,陞任城口縣知事。公幼時聰穎,過目成頌,長以拯民救國為志,實行奔走革命、從事改革。公之事蹟詳事略,公生於光緒囗年囗月囗日,歿於民國癸丑年囗月囗日城口官署,葬於玉堂壪。配李氏長壽廩貢生李渭侯之女。子二時豐、時貞。

— 民國十七年《鄰水任氏宗譜》

參考文獻

  • 「任後昌傳」,黃季陸主編,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史料編纂委員會編輯《革命人物誌》第2集,民國五十八年六月,第93-95頁
  • 「烈士任後昌事略」,隗瀛濤 趙清,《四川辛亥革命史料》下冊.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2月第1版.第263頁
  1. ^ 民國十二年《蜀中先烈備徵錄》,卷三癸丑以前迄癸丑,第37-39頁
  2. ^ 民國十七年《鄰水任氏宗譜》下卷,第四房可惠公之嗣,第21頁

Other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