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任发

思任发緬甸語Tho Ngan Bwa),或稱思任法,《琉璃宫史》译为多岸发明朝麓川土司。他是思伦发的次子,思行發的弟弟,1413年至1446年任職土司。

1437年,思任發起兵反明,明廷废除麓川平缅宣慰司。1441年,蒋贵、王骥率军15万,首征麓川,1442年,思任發逃往勐养,被緬軍擒獲。1443年,明军再征麓川,1446年,緬甸將思任發押送雲南,思任發被處死。[1]一說思任發為自盡而死。[2][3]

相關條目

参考文献

引用
  1. ^ 《明史》卷三百一十四:六年以定西伯蔣貴為平蠻將軍,都督李安、劉聚副之,以兵部尚書王驥總督雲南軍務,大會諸道兵十五萬討之。⋯⋯麓川平。捷聞,命還師。時任發敗走孟蒙,復為木邦宣慰所擊,追過金沙江,走孟廣。緬甸宣慰卜剌當亦起兵攻之。帝命木邦、緬甸能效命擒任發獻者,即以麓川地與之。未幾,任發為緬人擒,緬人挾之求地。其子思機發窮困,乞來朝謝罪,先遣其弟招賽入貢,帝命遣還雲南安置。機發窺大兵歸,圖恢復,據麓川出兵侵擾。於是復命王驥、蔣貴等統大軍再征麓川。驥率師至金齒,機發遣頭目刀籠肘偕其子詣軍門求降。驥遣人至緬甸索任發,緬佯諾不遣。驥至騰沖,與蔣貴、沐昂分五營進,緬人亦聚眾待。驥欲乘大師攻之,見其眾盛,未易拔,又恐多一麓川敵,乃宣言犒師,而命貴潛焚其舟數百艘,進師薄之。緬甸堅執前詔,必予地乃出任發,復詭以機發致仇為解。驥乃趨者藍,搗機發巢,破之。機發脫走,俘其妻子部眾,立隴川宣慰司而歸。時思機發竊據孟養,負固不服,自如也。十一年,緬甸始以任發及其妻孥三十二人獻至雲南。任發於道中不食,垂死。千戶王政斬之,函首京師。
  2. ^ 《緬甸史》,戈·埃·哈威著,姚梓良譯,198頁、242–243頁
  3. ^ Hmannan Yazawin 1908,第二卷,97頁
書籍
  • 《明史》
  • 《緬甸史》,戈·埃·哈威著,姚梓良譯,商務印書館,1973年出版
  • Royal Historical Commission of Burma. Hmannan Yazawin 1–3 1908. Mandalay: Upper Burma Press. 1832 (缅甸语). 

Other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