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袁世凱的評價

以下内容为对袁世凯的评价。

清末评价

甲午战败后,李鸿章处于政治低谷,对于袁世凯奔走于政敌翁同龢门下而始终耿耿于怀,有一次,袁世凯来拜访这位过气的老领导的时候,李鸿章终于再次爆发并痛斥了袁世凯一顿,据曾国藩的孙女婿、当时入李鸿章幕府的吴永的记载,李鸿章在袁世凯走后,曾对吴永说:“袁世凯你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人真是个小人!他为了巴结翁叔平而来这里做说客,嘴巴里说得天花乱坠,想要欺骗我乞假开缺,一边给翁叔平让出一个协办大学士的位置……哼!我偏不退!当年老师(曾国藩)教我‘挺经’,这次倒可以用上!我就是要和他们挺着,看他们有什么招?我刚才当面训斥袁世凯,就是要免得他再来啰嗦,我在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什么事情没有见过?我难道还会受这种人的捉弄吗?”[1]

慈禧太后的心腹荣禄在病中也举荐袁世凯[2]

民國時期评价

中华民国政治人物冯自由認為,袁氏是一個投機份子,他认为袁世凯在被光緒帝委以大任卻是投靠慈禧太后后黨。冯自由还认为袁世凯支持南方革命,并逼迫清廷皇帝退位是为了当上民國總統。因此冯自由声称袁世凯是選有利益的一方投靠的投機分子。但近年史学界披露袁世凯并没有投靠慈禧太后,另外在辛亥革命期间,北洋军的军事实力远胜于革命党人,称袁世凯投靠革命军,实无从谈起。也正是由于袁世凯主动积极的和平努力,使中国避免陷入严重内乱,而且也给中国创造了一个皇帝和平退位的先例[3]

民初中国实业家王錫彤称袁世凯:「……凡一材一艺,一经甄录,即各以其才之所堪而委以力之所能胜,不求备于一人,亦不望人以分外一事,而成则奖藉不遑,不成则自任其咎,不使人分谤,此其所以群流归仰,天下英雄咸乐为之尽死也。其生平于政治外无嗜好,一切饮食,衣服,绝不讲求。未明求衣,夜深方息,日日惟国计民生是谋,以破烂不堪之民国,至三四年间,天下大势得以粗安,工艺商业,逐渐发达,国库渐丰,民生渐遂,有由来矣。特中国习染之污已不可湔,四围空气,异常恶劣,地位愈高者,左右趋承愈众,献媚希荣之术百出不穷,稍一疏懈,辄为牵动[4]。」

袁世凯的外交秘书顾维钧评价袁世凯,称其:「坚强有魄力,谁一见他也会觉得他是一个野心勃勃、坚决果断、天生的领袖人物[5]……和顽固的保守派相比他似乎相当维新,甚至有些自由主义的思想,但对事物的看法则是旧派人物那一套,他是个实干家,卓越的行政官吏、领袖人物[5]」,顾维钧评价袁世凯的外交工作称:「此人处理对外关系颇有经验,当他任总统时,实际上同时又是外交总长……袁世凯总统都是幕后的真正谈判者。[5]袁总统在对外关系上是煞费苦心的,对政府所做的一切亲自承担了责任[5]……他是一个老练的政治家,他不仅深知中国积贫积弱,也洞悉日本帝国的扩张政策[5],他是一个爱国者,即他在处理对外关系中特别是对日关系中唯恐丧失中国的主权」。[5]

民国政要张一麟评价袁世凯:「其虚怀下士,有不可及者……其不用私人,不有私财,非当世贵人所能望其项背。使遇承平之世,岂非卓卓贤长官哉。」

美国外交官马慕瑞称:「相较於同时代的国民党,袁世凯是一位敏锐,引人注目的外交官。」

日本政治家伊藤博文称:「四亿中国人无出袁世凯右者[6]。」

北洋總統府大禮官黃開文称:“袁项城大总统志趣不凡,才猷卓越。……项城注重练兵,北洋新军规模宏大。光绪戊申年间,已编有陆军六镇,军容如火如荼,甲于各省。……项城阅览文牍,批答神速。礼官处派人赍呈公文,往往人尚未归,而公文已经批回。案无留牍,可想而知。洪宪一事,原非出于项城本意,卒以左右文武极力怂恿,成为事实。先是项城注意外国报纸,恒恐发言诋訾。逢迎之辈乃伪印日本《顺天时报》,每日进呈,证明赞成,以坚项城之意。嗣有蔡松坡通电反对洪宪,王聘卿乃以真正《顺天时报》进呈。项城始悟每日所阅《顺天时报》皆为赝鼎,追悔异常。盖宵小但知希荣固宠,以致项城身败名裂,洵为千载之遗恨”。然据袁世凯第三女袁静雪在《我的父亲袁世凯》中的回忆,真的《顺天时报》应为袁静雪上呈给袁世凯,[7]黄开文的回忆似有误。[8]

上海美国法院法官雷宾斯·威尔弗雷在得知袁世凯准备称帝后评价称:“我本人认识袁世凯,对他的从政生涯有过深入研究,他是一个正直、而又毫无疑问具有爱国情怀的人。除此之外,我认为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我认为他的能力和他的爱国抱负成正比。既然他选择走这一步,必然是征求了身边顾问和智囊意见后做出的决定。……要应对日本企图接管中国的野心,在保有主权问题上,恢复帝制可能是最好的解决方法。……造就共和政府绝非一日之功。美国政府的共和模式在中国不是朝夕间就可实现的。袁世凯想要建立君主立宪制国家,目的是想最大限度地获取可以集聚的力量。……袁世凯和加富尔一样,是一个实用主义政治家,他更乐于面对当下的现实,应用现有的政策去满足现实的国情, 而不是聚集全部的力量投入到不切实际的理想中去。如果这种政体的改变能够成功的话,中国就有能力加入协约国,和其他成员国一起,在现有的战争环境下,增大抵抗日本侵略、获取成功的可能性[9]”。

後世評價

中山大学教授袁伟时在《民国初年宪政失败的原因是社会全面腐败》中指出:袁世凯追求的是大权独揽。居然成立“军政执法处”。这个机构听命于大总统,可以随意抓人、杀人。典型是张振武案。1912年8月根据黎元洪的密电,没有经过司法机关,袁世凯吩咐军政执法处把武昌起义领导人之一张振武和方维捕杀了。明代“东厂”在这里复活[10]

参考文献

  1. ^ 金滿樓. 袁世凯与李鸿章:骂得狗血喷头的“知己”. 《日本新华侨报》. 中國新聞社. 
  2. ^ 署理直隶:袁世凯首创国内警察制度. 凤凰网. 2012年8月7日. 
  3. ^ 民国初年袁世凯对中国民主化进程的贡献. 凤凰网. 2009年6月22日. 
  4. ^ 贾熟村. 王锡彤与袁世凯父子 (PDF). 《安徽史学》. 2009, (01期). ISSN 1005-605X.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05). 
  5. ^ 5.0 5.1 5.2 5.3 5.4 5.5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译. 《顾维钧回忆录》第1册. 中华书局. 1983年出版. 分别引自第85页、第90页、第390页、第392页、第121页、第367页
  6. ^ 马东玉. 编辑推荐. 《从晚清重臣到立宪皇帝:真实的袁世凯》. 团结出版社. 2009. ISBN 978780214903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4月2日). 
  7. ^ 金满楼. “关门皇帝”袁世凯为何至死都没能正式登基?. 2011-08-25. 
  8. ^ 北洋總統府大禮官:袁世凱稱帝非本意. 人民网. 2013-07-25 (中文(台灣)‎). 
  9. ^ 美国人眼中的袁世凯“皇帝”. 《海外文摘》. 2013-03-25 [2015-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中文(简体)‎). 
  10. ^ 袁伟时:民国初年宪政失败的原因是社会全面腐败. 共识网. 2011-03-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11). 

外部連結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60411195200/http://21ccom.net/articles/lsjd/lsjj/article_2011031331531.html

参见

Other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