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经的影响

《易经》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历史上是有深远的影响的。 《易经》可以追溯到更早于3000多年前,是被认为世界上最古老的书籍之一。 中国哲学的两大分支 - 儒学道学都是以《易经》为共同的根源的。 [1][2]

约阿希姆*布维 寄给 莱布尼茨的易经方圆图。 阿拉伯数字莱布尼茨加上去的。 [3]

对中华文化的深意

从史前的神话(见伏羲)和中国有史以来的最早历史记录来看,《易经》是由一系列的哲学家,学者和统治者汇集而成的。因此,它反映了世代相传的思想和共同的宇宙学。《易经》除了对儒家与道家思想的影响广受认可之外,它也影响了汉传佛教。 华严宗的法赞法师,据信是借鉴了《易经》里的一种思维的。[4]

《易经》的最早版本之一(称为《周易》)是周朝的神谕。 它在公元前1070年周武王推翻商朝时发挥了作用。 有关武王克商的记载里武王相信日食是上天要他讨伐商纣的预兆。 这个记载已经对证了公元前1070年6月20日发生的日食。 因此,《易经》最早的一层已被证明保存了三千年未被发现的密史。[5] 《周易》被称为中华文化最重要的源头之一。 它影响了数学、科学、医学、武术、哲学、历史、文学、艺术、伦理、军事和宗教等各个领域。

約瑟夫·坎伯(Joseph Campbell)把《易经》形容为“神谕的百科全书,基于对所有中国思想至关重要的宇宙神话观点”。[6]

孔子

孔子对《易经》爱不释手,并以“一套用皮革拴的竹片”的形式随身携带,经常咨询,以至于韦编三绝。[孔子]说,“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如果他有五十年的时间,他会把它们献给《易经》。) [7] 孔子的十个评论(或十翼)把《易经》从占卜的文本变成了“哲学杰作”。[8] 从此以后,它一直影响着儒家和其他哲学家和科学家。

对日本的影响

在日本德川时期(公元1603 - 1868年)之前,《易经》并不为人所知而主要用于占卜,直到佛教僧侣在武士等其他文化群体中在推广中国古典文学的哲学,文化和政治价值时普及起来。[9] 《叶隐闻书》一本武士道的评论集,提醒读者不要把它误认为占卜的著作。[10]

对西方文化的影响

迈克尔·尼兰(Michael Nylan)注意到《易经》对欧美知识分子的巨大影响。 这是中国五大经典中最为人熟悉的,毫无疑问是中国最闻名的书。[11]

  • 德国数学家,哲学家戈特弗里德·莱布尼茨(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 对《易经》有浓厚的兴趣,并将《易经》的二元体系(阴阳论)转化为现代二进制。
  • 作家道格拉斯·亚当斯(Douglas Adams)在《灵魂深夜茶》(The Long Dark Tea-Time of the Soul)中有一个《易经》的袖珍计算器,代表任何大于四的都是“黄色的弥漫”。[12]
  • 英国诗人艾伦·贝克(Alan Baker)根据《易经》的六十四卦撰写了他的 《随机访问的书》(2011年出版)散文诗集。
  • 当丹麦物理学家尼尔斯·玻尔(Niels Bohr)被授予丹麦的最高荣誉和创造家徽的机会时,他选择了阴阳符号,而拉丁语座右铭则是“对立面是相辅相成的”,[13] 是对他的互补原理的一种认可。
  • 哲学家和小说家威尔·白金汉广泛使用了《易经》,将其描述为一种“不确定机器”。[14]
  • 音乐家和作曲家约翰·凯奇(John Cage)用《易经》来决定他许多音乐创作的排序。
  • 作曲家Andrew Culver和编舞Merce Cunningham也使用《易经》。
  • ABC肥皂剧《黑暗阴影》中介绍了蓍草和《易经》让在六十四卦上冥想的人物可以灵魂出窍。
  • 嘻哈音乐组合Dead Prez在他们的几首歌曲里和他们的标志中提及了《易经》。
  • D&B金属音乐团体Marshall Ar.ts使用了《易经》第36卦为他们的标志,并在几首歌中提到了它。
  • 作者菲利普·迪克(Philip K. Dick)在《高堡奇人》引用了《易经》成为故事里的一个主题。
  • 在1965年的一次采访中,鲍勃·迪伦说,这本书是“唯一真正令人惊讶的,不再说了...除了是一本值得信赖的伟大书籍之外,这本书也是非常棒的诗歌”,并在70年代中期演奏他的歌曲《愚痴之风》时,他唱了“我昨天占卜了《易经》,说那井里可能有雷声。”[15]
  • 在电影《特种部队:眼镜蛇的崛起》里白幽灵忍者家族的右前臂使用了一个红色的八卦纹身。
  • 诗人艾伦·金斯堡(Allen Ginsberg)在1966年写了一首诗,叫做“Consulting I Ching Smoking Pot Listening to the Fugs Sing Blake”。[16]
  • 作《当我的吉他轻轻地哭泣》曲子的披头四乐队的成员乔治·哈里森回忆他当时“随意的拿起了一本书(《易经》),打开它看到“轻轻的哭泣”,然后把书放下后开始作曲了”。
  • 作家赫尔曼·黑塞1943年的小说《玻璃珠游戏》主要是有关于《易经》的原则的。
  • 心理学家荣格卫礼贤 - 贝恩斯翻译的《易经》写了一个前言。
  • 电视连续剧《迷失》(The Lost)里的达摩计划(The Dharma Initiative)以八卦为其标志。
  • 作家泰瑞司·麥肯南的『新奇理论』与『时间零波理论』是分析文王序列而启发的。
  • 在导演麦克·曼恩(Michael Mann)的电影《落日殺神》中,文森(汤姆·克鲁斯)在试图教导麦克斯(杰米·福克斯)即兴创作的重要性时引用了《易经》。
  • Photek在1994年发行了一首名为《易经》的歌曲。
    [17]
  • 平克·弗洛伊德处女专辑《黎明门前的风笛手》里西德·巴雷特创作的“第二十四章”歌词是取自《易经》。
  • 在英国作家菲利浦·普尔曼的《琥珀望远镜》一书里,《易经》是马龙博士用来与归于尘土沟通的占卜方法之一。
  • 作家雷蒙·格诺长期痴迷于《易经》。[18]
  • 蒙提·派森埃里克·艾德尔写的《我喜欢中国人》这首歌中提到了《易经》。
  • 法语作家艾泽里尔·萨阿德和他的著作《Yi King, mythe et histoire》深入探讨了有萨满教色彩的中国玄妙深奥思想,考察了真实的或传奇的动物寓言集,从精神分析和西方文化中寻找其中的奥秘。[19]
  •  在作家尼尔·斯蒂芬森的《怪人》小说里使用了六十四卦作为加密密钥,让Eliza可以从路易十四国王的宫廷向莱布尼茨发送信息。
  • 在六十年代后期,漫画《神奇女侠》暂时将标题人物从超级英雄改为特务,并将她置于一位名叫“易经“的老年导师的指导下。
  • 圣女魔咒》第5季第22集 ‘我的女神(第一部)’ 中也提到了《易经》。

参考文献

  1. ^ Wilhelm, Richard; Baynes, Cary F.; Carl Jung; Hellmut Wilhelm. The I Ching or Book of Changes. Bollingen Series XIX 3.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st ed. 1950). 1967 [8 June 2010]. ISBN 0-691-09750-X. 
  2. ^ Wilhelm, Richard; Baynes, Cary F. Dan Baruth, 编. Introduction to the I Ching. 5 December 2005 [8 June 2010]. 
  3. ^ Perkins, Franklin. Leibniz and China: A Commerce of Light.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 117. Print.
  4. ^ Lai, Whalen. The I-ching and the Formation of the Hua-yen Philosophy. Journal of Chinese Philosophy (D. Reidel Publishing). 1980, 7 (3): 245–258 [12 February 2006]. doi:10.1111/j.1540-6253.1980.tb00239.x. 
  5. ^ Marshall, S.J. The Mandate of Heaven: Hidden History in the I Ching.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August 2002: 50 [8 June 2010]. ISBN 978-0-231-12299-3. 
  6. ^ Campbell, Joseph. The masks of God: Oriental mythology. Viking Press. 12 April 1962: 411 [8 June 2010]. 
  7. ^ Needham, J. Science and Civilisation in China: Volume 2, History of Scientific Thought.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1: 307. ISBN 978-0-521-05800-1. 
  8. ^ Abraham, Ralph H. Chapter 1. Legendary History of the I Ching. 1999 [15 February 2008]. 
  9. ^ Wai-ming Ng. The I ching in Tokugawa thought and culture.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0: 6–7 [6 June 2010]. ISBN 978-0-8248-2242-2. 
  10. ^ Yamamoto Tsunetomo; William Scott Wilson (trans.). Hagakure: the book of the samurai. Kodansha International. 21 November 2002: 144 [6 June 2010]. ISBN 978-4-7700-2916-4. 
  11. ^ Nylan, Michael. The Five "Confucian" Classic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1: 204–206 [8 June 2010]. ISBN 978-0-300-08185-5. 
  12. ^ Douglas Adams. The Long Dark Tea-Time of the Soul. Simon and Schuster. 1991: 97 [8 June 2010]. ISBN 978-0-671-74251-5. It was much like an ordinary pocket calculator, except that the LCD screen was a little larger than usual in order to accommodate the abridged judgments of King Wen on each of the sixty-four hexagrams, and also the commentaries of his son, the Duke of Chou, on each of the lines of each hexagram. These were unusual text to see marching across the display of a pocket calculator, particularly as they had been translated from the Chinese via the Japanese and seemed to have enjoyed many adventures on the way. 
  13. ^ I.G. Bearden. Bohr family crest. Niels Bohr Institute (University of Copenhagen). 17 May 2010 [7 June 2010]. 
  14. ^ Buckingham, Will. The uncertainty machine. Aeon Magazine. [17 August 2014]. 
  15. ^ Cannella, Cara. Celebrating the Ancient Wisdom of the I-Ching at Beijing’s Water Cube. Biographile. [17 August 2014]. 
  16. ^ Consulting I Ching Smoking Pot Listening To The Fugs Sing Blake (Broadside Poem). Abebooks. [17 August 2014]. 
  17. ^ Studio Pressure – Form & Function Vol. 2. Discogs. [19 August 2014]. 
  18. ^ Smith, Richard J. The "I Ching": A Biograph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2: 200 [17 August 2014]. ISBN 1400841623. 
  19. ^ Saad, Ezechiel. Yi King, mythe et histoire. Paris: Sophora. 1989. ISBN 2-907927-00-0. 

外部链接

Other Langu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