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生悠悠

桐生悠悠
Yūyū Kiryū.jpg
桐生悠悠
出生 1873年5月20日
日本 日本金澤市石川縣
逝世 1941年9月10日
日本 日本
职业 記者評論家

桐生悠悠(1873年5月20日-1941年9月10日)是一名日本記者評論家,出生於石川縣。其本名為桐生政次きりゅうまさじ)。

他在明治末期到昭和初期發表了大量反權力、反軍事的言論,惹來不少麻煩,其中最有名事件的是,他曾在信濃每日新聞上發表一篇社論,名為《嗤笑關東防空大演習》(関東防空大演習を嗤う),預言遭到都市空襲的日本必將敗北,引發不少爭議。

生平

早年

桐生悠悠出生於1873年,是金澤市一個貧窮的舊加賀藩士家庭的三男。在舊制第四高等學校求學過程中,他與小學以來的好同學德田秋聲交往漸篤,於1892年(明治25年),為了成為小說家的志向而一起退學,前往東京。但在東京的發展並不成功使他只好返鄉,於1895年(明治28年)再次來到東京,進入東京法科大學政治學科,追隨法學家穗積八束一木喜德郎學習。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桐生 悠々
假名 きりゅう ゆうゆう
平文式罗马字 Kiryū yūyū

開始記者生涯

畢業後,他曾經擔任過東京府的職員、下野新聞的主筆等等,也曾在保險公司、出版社上班。在1903年(明治36年)他進入大阪每日新聞,但因為沒有得到滿意的執筆機會,因而辭職。在1907年(明治40年),他轉而在大阪朝日新聞服務,但因為大阪朝日新聞通信部關閉而改到東京朝日新聞上班,並以匿名身分發表了一篇名為「べらんめえ」的時事評論。

桐生悠悠在1910年(明治43年)離開東京朝日新聞,就任信濃每日新聞的主筆。在1912年(大正元年)舉行明治天皇的葬禮時,一名名為乃木希典陸軍大將自殺。桐生悠悠立刻撰寫了一篇名為《陋習打破論─乃木將軍的殉死》(陋習打破論――乃木将軍の殉死)的社論,希望能引發迴響。1914年(大正3年),他批評有關西門子事件政友會,但由於他的上司,信濃每日新聞社長小坂順造是屬於政友會的眾議院議員,桐生悠悠因而被迫離職。

同年,他轉而在新愛知新聞擔任主筆,因而前往名古屋。在任職期間由於他在社論專欄「緩急車」持續發表反權利、反政友會的論述,因而牴觸了新愛知新聞親近政友會的基本調性。此外,也疲於與名古屋新聞(調性親憲政會)的銷售競爭,因而辭職。桐生悠悠在1924年(大正13年)以無黨籍的身分參選第15回眾議院議員選舉,但不幸落選,自此之後他度過了數年失業負債的生活。

1928年(昭和3年),由於當時信濃每日新聞的主筆風見章為了參加眾議員選舉而辭職,桐生悠悠再度回到信濃每日新聞擔任主筆。如同先前,他又發表了一連串反軍事的社論。除此之外,在這個時代,桐生的立場開始轉向批判馬克思主義,這再度抵觸了因前任主筆風見章而左傾的信濃每日新聞的色彩。

《嗤笑關東防空大演習》

1933年(昭和8年)8月11日,桐生悠悠撰寫了名為《嗤笑關東防空大演習》的社論。這篇社論主要是在批判當年以東京市為中心,關東一帶所舉行的防空演習。

在這篇文章中,桐生悠悠提出,東京的木造房屋很多,在敵機的空襲之下將遭焦土化,受害的程度將會和關東大地震差不多。此外,他還預言12年後日本各都市遭空襲的慘狀。他在報導中提出:「所以,在關東上空、帝都(指東京)上空迎擊敵機就等於是我軍敗北」(だから、敵機を関東の空に、帝都の空に迎へ撃つといふことは、我軍の敗北そのものである)、「要言之,空戰就是……發動空襲的一方勝利,被空襲的一方敗北。」(要するに、航空戦は...空撃したものの勝であり、空撃されたものの負である)這樣的言論遭受陸軍的強烈抨擊,長野縣的在鄉軍人會也發起了拒買信濃每日新聞的抗議活動。桐生悠悠在同年九月,被強迫離開信濃每日新聞。

雜誌《他山之石》

自此之後,桐生悠悠一直到他逝世的八年之間,都在名古屋主導著「名古屋讀書會」。這段期間,他編寫以部分翻譯他本人推薦的外國書籍為主的讀書會會誌《他山之石》。他的言論活動也就侷限在會誌卷頭以及專欄「緩急車」。雜誌中曾介紹過的書籍著者包括赫伯特·喬治·威爾斯、哈洛·約瑟夫·拉斯基、保羅·瓦勒里等等,桐生閱讀領域的廣泛,可見一斑。當時名古屋的丸善書局,曾說「悠悠是我們最棒的客人」。

1941年(昭和16年)9月10日、太平洋戰爭開戰三個月後,桐生悠悠因喉頭而去世,享年68歳。在他去世之前,因為對自己的死期有所覺悟,因而寫了『他山之石』的廢刊問候辭。在這篇問候辭,他正確的預言了數年後日本的戰敗。

「(前略)近來,小生的痼疾咽喉癌嚴重惡化,就連流體也難以下嚥,似乎不久之後就不得不離開塵世。雖說小生寧可歡喜地從這個漸漸往畜生道墮落的地球表面消失,但是小生對於無法看到戰後的軍隊大整肅而早早灑手塵世這件事,不管怎樣都感到無比的遺憾。 昭和十六年九月十日 他山之石發行者 桐生政次」

同年9月12日,在桐生悠悠葬禮舉行的當天,憲兵將由當局發下的《他山之石》停刊命令遞給桐生的兒子時,桐生的兒子脫口而出父親的一個短句「暴風雨的夜晚,蟋蟀仍將繼續鳴叫」(蟋蟀は鳴きつづけたり嵐の夜),後來這句話後來也被刻在桐生悠悠的墓碑上。

參考文獻

外部連結

Other Languages